Tag Archives: 黑天鹅

等待黑天鹅的人

前段时间花了几个晚上看完了《黑天鹅》,非常不错的一本书,它的主题就如另外一个解释“幸存者偏差”一样,非常新颖和让人脑洞大开。

黑天鹅事件(Black swan event)指非常难以预测,且不寻常的事件,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。它的名字的来由是,在发现澳大利亚的黑天鹅之前,17世纪之前的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。但随着第一只黑天鹅的出现,这个不可动摇的信念崩溃了。

黑天鹅的存在寓意着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,它在意料之外,却又改变一切。人类总是过度相信经验,而不知道一只黑天鹅的出现就足以颠覆一切。然而,无论是在对股市的预期,还是政府的决策,或是普通人日常简单的抉择中,黑天鹅都是无法预测的。

在金融市场,随着越来越多的参与个体的增加,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也在增加,绝大多数人穷其大部分期望,就是避免黑天鹅的出现。在基金群里,有些这么一个奇人,却在等待黑天鹅——等上证指数大跌到2600(再前一段时间是跌回1900),再开始投资。

至于他现在的手上有没有持仓,无从考证,我也不关心。不过作为一个期待黑天鹅(对他来讲是正面黑天鹅)的人,还是让我想起《黑天鹅》里的几个故事。

故事一:被希望灌醉

乔瓦尼-德罗戈(GiovanniDrogo)有大好的前途。他刚刚从军事院校毕业,得到下级军官军衔,可以大显身手的生活刚刚开始。但事情并不按照计划发展:他最开始的4年被派到一个偏远的哨所—巴夏尼要塞去保卫国家,防止可能从沙漠边境入侵的鞑靼人的侵犯。沙漠并不是一个宜人的地方。从镇上到要塞骑马需要几天的时间。要塞周围一片荒芜,没有任何他这个年纪的人向往的繁华。德罗戈想,他在这个哨所的服务只是暂时的,在没有更好的职位出现以前,他权且在这里待着。后来,当他穿着熨烫得无可挑剔的制服,以运动员的身材回到镇上时,几乎所有的姑娘都被他迷住了。 德罗戈要在这里干什么呢?仅仅4个月之后,他发现了一个逃脱办法,一个调职的办法。他决定采用这个办法。 然而,就在最后一刻,德罗戈透过医务室的窗子看了一眼沙漠,这使他决定继续待下去。要塞墙壁和寂静的风景中的某种东西抓住了他。渐渐地,要塞的美丽、对入侵者的等待、与鞑靼人的大战成为他生存的仅有理由。要塞里的整个气氛充满了期待。他一直盯着地平线,等待发生敌人袭击这样的大事。他如此专注,以至于偶尔错把沙漠边缘出现的哪怕最小的动物当做敌人来袭。 毫不意外地,德罗戈在余生中一再延长在要塞等待的时间,推迟城市生活的开始。35年的纯粹期待,只为了一个想法,那就是某一天袭击者最终会翻越无人曾翻过的遥远山峰,出现在这里,使他一战成名。 在小说的结尾,我们看到,在德罗戈一生都在等待的事发生时,他却在一个路边酒馆里垂死。他错过了。

故事二:感恩节前的火鸡

请考虑一只每天有人喂食的火鸡,每一次的喂食,都让这只禽鸟确信,这个友善的人类,会为了这只火鸡最大的利益而来喂食它,这是这只火鸡生活中所不变的法则,直到感恩节之前的星期三下午,某件‘意想不到’的事情会发生在这只火鸡的身上,这才改变了这只火鸡的信念。

黑天鹅现象与知识有关 从火鸡的角度,第1001天没有喂食是黑天鹅事件,从屠宰者的角度却不是,因为这不是意料之外的。由此你可以看到,黑天鹅现象是笨人的问题。换句话说,它与你的预期有关。你认识到,你可以通过科学或者通过开放思想消除黑天鹅现象(如果可以的话)。

从经济的角度讲,等待黑天鹅的人也不会是赚大钱的人。研究者托马斯-阿斯特布罗发现,独立发明(包括已经死去的人的发明)获得的回报远远低于风险资本的回报。你需要对正面黑天鹅现象发生的概率有些视而不见,才能获得创业的成功。

同样,期待市场黑天鹅来成全的致富之梦,也只是大概率的是白日做梦。且不说随着市场的发展、财富的积累,使得上证的点位逐年上升,就算大跌也只有极小的概率回到1900点甚至2600点,就算黑天鹅成真,到那时,随着导致黑天鹅事件的发生,那位期待黑天鹅的哥们是否还有足够的生活费保持水平,然后还有多少的资金用于投资?

或许到2600点来临的时候,他又继续等待1500点了。